从心

从心而为,顺心而去。

【攻略】如何快速打通《宝莲灯》的救母线

 写在前面的话:

1.本文中的宝青坊阿粥脑补的就是《白蛇·缘起》中的宝青坊,坊主脑补的就是那个双面的小狐狸。

2.不论你是谁只要去看《白蛇·缘起》就是我永远的好朋友

3.求求你们了,去看看白蛇缘起吧,真的不亏嘤嘤嘤,我用节操发誓(ps虽然阿粥很凉,但是只要你们看了电影,欢迎随时找阿粥点梗嘤嘤嘤嘤)


 嘻嘻嘻感谢兔子君。


  因为说过这个玉簪的出现是随机的嘛,所以我又问了几个小伙伴他们的任务是什么。


  宓烟和表情也组队进行任务了,也许因为表情和烟烟的身份都是酒师所以他们这个玉簪出现在了李寻欢的身上。


  对,没错,就是那个第二难刷好感度的表哥李寻欢。烟烟说他们找见玉簪的时候玉簪已经被人从当铺赎走了。然后顺着萧老版的指引跟到了一家酒铺之中。


  然后烟烟一下子就看见了在酒店角落喝酒的李寻欢,众所周知,烟烟是除阿飞和古大师之外的第二欢吹,于是就跑去勾搭了。


  一问得知玉簪确实在李寻欢手上,是准备带回去给他的夫人孙小红当生日礼物的。


  就在他们二人准备离开放弃任务的时候一旁看戏的陆小凤叫住了二人,告诉二人可以用美酒来换簪子。


  于是作为酒师的烟烟就和表情去后院酿酒,于是烟烟的技能条又多了一个。


  酿了99坛竹叶青之后就跑去攻略表哥,然后就被表哥邀请去塞外参加小红的生日聚会。


  然后他们就天天跟着表哥东奔西走,据他们说,他们现在在跟着表哥去找林仙儿的女儿。


  在我看来,他们的任务应该算是失败了吧,不过如果他们高兴就好。


  我刚才又去问了拿云和繁星,他们两个的身份是医者。


  于是在寻找玉簪的时候就直接跑去保安堂了,保安堂的主人是许宣。他的妻子白素贞刚好有一枚玉簪。他们两想看看白素贞的玉簪。


  白素贞要求他们去救治病人,然后就一不小心的又救治了九十九个病人。


  据她俩说,在救治第一百个病人的时候她们看见了在街对面微笑的二哥,春风一笑,迷死个人。


  二人在救治完病人后得到了白素贞送的玉簪×1,并且得到了许宣的给他们的医书,声望也提升了不少。


  真是高福利的任务啊。


  还有落墨和寒山的,他们两个画师的任务才虐。


  玉簪是找找是到了,不过却要看瞎了(原话。)。


  据说他们两个去了宝青坊,里面有一大堆画,宝青坊的坊主说她是收过一个簪子,但是不知道随手扔到哪幅画去了,让他们随便找。


  那么多幅画,差不多要有七八十幅吧,那还是落墨和寒山用了技能入画缩小了范围的。


  然后他们就一幅画一幅的跑去看,最后在一幅桃花美人图上找到了那枚丢失的玉簪。


  不过落款就有意思了,落款是杨清源。也是在跟我说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二哥的墨宝,现在正在那坐着哭呢。


  反正问了一圈,玉簪出现的地方大概率和你选的角色有关。比如我和兔子一个沉香一个小玉,于是簪子就出现在了天香楼,遇见了苏千婵。烟烟和表情是一个沉香一个酒师,然后就在酒馆找到了簪子。拿云和繁星是医者,是在保安堂找到的玉簪。落墨和寒山是画师,是在宝青坊找到的玉簪。


  而且基本上在找玉簪这个章节中是有福利的,咳。


  基本都能得到新技能,所以不论怎么样这个任务都不亏。不过要小心任务走偏。向烟烟他们就跑去走表哥那边的任务了……(不过我觉得这是他们乐见其成的。)


  好啦,总之在我们找到玉簪后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认真的。

等我二刷了再去憋个影评吧……

【大哭】

一百年前都看了,结果一出电影院就只记得那种令人感动的心情了,跟基友说好的影评也被忘到了九霄云外。

看完电影后那种激动的心情,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就像是……你守着一株树,可是它却永远也不会开花,在你无望时,它突然开出了一朵美丽的花,虽然弱小,但却香气四溢。

那种感动的感觉,真的,让人不知道怎么描述才好。

相信我,这个电影,绝对值得票价。

【刀】花好月圆

1.这是存档,我明明记得我发了呀,怎么突然找不到了

2.大概就是劈舅舅的时候四公主来晚了一步的故事

“住——”

红衣的公主从天而落,即使她已是用了最快的速度,可是却还是慢了一步。

银铠的天神已经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了血的代价。

龙四踉跄了一步,她已经看清了杨戬的伤口,那斜斜划过胸口的劈痕,一看就是出自开天神斧的杰作。

落在巨石之上的杨戬也发现了龙四的目光,他微微摇了摇头,做出了一个口型。

龙四发锈的脑子却无法理解那个口型的意思。

微微翘起的唇,那好像是一个“不”字,带着笑的眸,荡出了一个“要”字,湮在水中的尾音却像是一个“说”字……

不、要、说……

快理解啊!这是什么意思?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

什么不要说?

龙四怔怔的看着杨戬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而后落在了不远处的华山之上。

黑沉沉的死气已经将杨戬吞噬,他的嘴角翘了翘,却还是无力的停止了动作,他眨了眨眼睛,有银色的光点从伤口之中渐渐飞出,而后,他的身体也逐渐开始消散。

最后,只余一个银月的挂饰留在巨石之上。

“姐姐。”

有谁走上前扶住了她将倒的身体,龙四看着这她无法理解的一幕,她看向扶住她的龙八,嘴唇微微动了动,近乎无声的说:“他……死了……?”

“是啊,”龙八扶住了自己惊魂未定的姐姐,厌恶中带着惧怕的目光暼向了那个银月的挂饰:“杨戬终于死了!姐姐,你不用再害怕了!”

他……死了……?

杨戬?

不对,谁死了?!

杨戬怎么会死?!他不是为自己谋划好了一个很美好的未来吗?他为什么会死?!

快理解啊!杨戬死了!

龙四被自己的脑内声音吓了一跳,世界开始发黑,她稳住自己的身形,挣开龙八的手,踉跄而绝望的走向了那枚银月的挂饰。

有些发凉的挂饰似乎还有着杨戬胸前的温度,龙四捏着挂饰的手用力的发白。

她启唇欲说,她想说出那个人的苦心,她想说出那个人的谋划,她想说那个人是世界上最好的神……

可是……

不要说……

不能说,不可说……

龙四捏着银月挂饰低低的笑了,她笑的太过用力,竟然咳出了眼泪,她的喉间一阵腥甜,“咳咳咳……”

殷红的鲜血将她的唇染红,她眨了眨眼,勾出了一抹笑:“我没事……沉香,还不快去救你娘?”

沉香有些担心的看着他死而复生的四姨母,在他的生命中,这个一直帮着他的女人,几乎填补了三圣母因杨戬而缺席的母亲之位。

他的四姨母实在太缥缈了,整个人虚弱的好似快要消散的虚影,那抹挂在嘴边的鲜血却为她添上了几分生气。见自己看向她,她还是扯出了一抹笑。

听着龙四的安慰,沉香定了定神,架着云向华山飞去,该劈山了。

后面的事,很顺利,华山开,金莲显,天条现。

龙四游离在世界之外,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好友被沉香救出,一切都很美好。

作恶多端的坏人被处死,被欺压的少年反抗,处在最高神座的统治者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愉快的接受了新天条。

待龙四反应过来以后,她已经去了玉泉山,川地的传说都表明,川主二郎神师从玉泉山玉鼎真人。

“四公主?”

玉鼎真人有些意外的看向这个有些迷糊的来客,他奉上了一杯茶,“敢问四公主来贫道处有何事?”

微热的茶水将龙四从漫无目的的神游中唤回,她有些抱歉的笑笑,自从那天之后,她变得难以集中精力,经常在反应过来之后,就已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切都在往后走,所有事情都在向极好的地方发展。

三圣母出山之后,得知自己哥哥的死讯,虽然伤心了一段时间,可是,后来时光还是洗涤了一切。

杨戬所推之天条也已经完美推行,天庭又井井有条的开始运作了。

可是,唯有她被遗忘了。

她的生机连带着被开天神斧劈死在了华山之下。

“抱歉,”龙四听见自己的声音说:“真人,我此次是为了二郎神来的……”

“……”玉鼎的脸色冷了,他看向龙四的目光里再无一丝温和,“四公主,杨戬所做之事与我玉泉山无关,他在出山之前已叛出师门了。”

说完,玉鼎就放下了茶杯:“恕贫道招待不周。”

龙四掩在袖下的手感受到了挂饰的凉意,自从杨戬死后,这个银月挂饰就再也暖不热了。

“真人……”

龙四一步一停留的走出了玉泉山,回头,玉泉山上已经飘起了雪花,那微凉的雪花落下,掩去了上山的路。

起风了,风越来越大,雪也越来越大。那片片厚重的雪花渐渐的将一切掩埋。

蜿蜒逶迤的山路延绵而去,龙四迎着风雪,默默的走了下去。

突然,路断了,就像是一首正行在激昂处的乐曲,突然断了声息,只剩那琴弦还在微微颤抖;又像是杨戬那断章的生命。

龙四看着断崖,沉默。

她回首,来时的路已被风雪掩埋,她向前,前面也已是断崖。她忍不住怀疑,在华山下慷慨赴死的杨戬所面对是不是也是如此绝望的处境?

悠悠的叹息被风雪掩埋,龙四不自觉的抚上了那个银月的挂饰,这个世界上,唯一还记得杨戬的恐怕只有她了。

梦魇

写在前面:

1.不是贺文,贺文在写。

2.2019快乐!

  杨婵是一条鱼,生活在一片沉寂无声的海域中。

  海内很黑,没有光。

  当然了,鱼也没有见过阳光,自然也不会觉得压抑。

  她跟着前面一条深蓝色的大鱼缓慢游曳在这片深海中。

  安静的水域没有一点声音,除了前面那条游曳的鱼划动所带来的流动以外,一切都安静而又静谧。

  那条蓝色的鱼是很大的一只鱼,杨婵在这样想着。虽然那条大鱼自始至终都没有接近她,一直与她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了熟悉的安心。

  那条大鱼所带起的微波轻柔的抚过她的腮、她的鳍,温柔的就像一阵耳语。

  他们俩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游啊,游啊。

  也不知游了多久,那条大鱼突然脱离了杨婵的视线。

  杨婵并没有觉得哀伤,她只是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向哪里,那漫无目的的黑暗渐渐地淹过了她。

  在这一片无声的黑暗中,杨婵突然感到非常累,于是,她也睡着了。

  鱼是也是有梦的吧。

  那条梦里的鱼似乎做了一个梦,它梦见自己跟着那条蓝色的大鱼一起向上浮去,它们浮向上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渐渐地,鱼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快,它那颗小小的心脏也胀的好似要破掉。

  终于,有一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裹住了逐渐上升的两条鱼。

  那条大鱼停下了上升的速度,它缓缓的定在了那里,漂亮的眼睛看向了鱼。

  “这是光,”大鱼说,“我看见了光。”

  大鱼的话音刚落,便没了声息。它渐渐的下坠,不远处有新的摇曳的鱼游了过来,它们从鱼的身上穿过,扑到了大鱼的尸体上,疯狂的啃噬着。

  鱼想要制止,可是不知怎么的,它也回头,啃上了大鱼漂亮的尸体。

  那里是眼睛,生活在深海,不需要用眼睛大鱼却长了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那里是鳍,那是摇曳在水中,划出温柔微波的鳍。

  ……

  没过多久,大鱼漂亮的尸体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洁白如玉的骨头,大鱼淡色的血液弥散在海洋中,招来了更多的鱼。

  鱼的眼泪弥散在海里,宛如普通的海水。

  突然,有什么轻微的拂过鱼的耳畔,温柔的好像耳语。

  杨婵终于醒了,在静谧的深海里,没有鱼被分而食之,没有鱼在哭。

  突然,一个洁白如玉的巨大骨架从鱼的上方落了下去,小小的鱼刚好停在了骨架中本该是心的地方。

  突然,杨婵感到了一阵极为深远的绝望,她知道。那条大鱼还是回来了。

  这是一片极为深远的海域,沉静的看不见一点光。

  杨婵静静地伴随着骨架一起下落、下落。

  直到那海的尽头。

  

  

杨戬的秘密

  杨戬有个秘密,其实他已经死了。

  但是,其他人却像是集体忘了这件事一般,对他仍旧是以活着的态度对待。

  杨婵笑嘻嘻的拿出白玉梳,递给杨戬:“来,二哥,为我束发。”

  杨戬很是纠结,为什么鬼魂也要哄妹妹?!让这傻妮儿自己梳去吧,又不忍心,最后杨戬还是叹了口气,帮三妹梳好了头发。

  沉香拿着被先生夸赞的文章回来,一副献宝的模样:“舅舅你看!先生夸我呢!”

  杨戬更加纠结,拜托大外甥,你是我杨戬一手调教出来的,要是连个凡间的教书先生都敌不过,这不是要把你舅舅我气活吗?!

  等等,杨戬带笑摸沉香头的手突然顿住,自己不是被这傻小子气活的吧?!

  可是也不知道是沉香带着期盼的目光太过可爱还是自己死后转了性,杨戬的手最终还是摸到了沉香的发:“不错。”

  杨戬说。

  其实他们隐藏的很好,本来杨戬是不会发现自己已死的事实的。

  可是,在某个日光正好的下午,躺在院中摇椅上晒太阳小憩的杨戬被从院中穿过的杨婵惊醒了。

  虽然太阳太过刺眼,照的杨戬根本睁不开眼睛,但是他仍然能够感觉到杨婵身上如水的哀伤。

  杨戬拉住杨婵,刚要询问,杨婵似是变脸似的开始扯皮:“二哥你这样子真像凡间的老大爷们……”

  浑然不顾自己已经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眼睛。

  如果不是重要的人走了,杨婵怎会这么伤心?

  杨戬曾经想过去后山看看自己的坟,与坟里的尸首好好说说话,问问尸体,为什么自己会以这种非鬼非神非人的模样存在?

  没有法力,也不会老去。

  哪怕魂飞魄散也比这种状态好的多呀。

  事情的情况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改变了。

  那夜,在院中晒月光的杨戬在拿起茶杯时,手突然穿过了茶杯,看着皎洁明亮的月光,杨戬突然明白,自己该走了……

  他的身体也渐渐消散,向后山飘去,他终于看见了跪在坟前哭的三妹。

  他用虚无的手摸了摸杨婵的发,向那座写着“吾夫刘彦昌之墓”的墓上飘去,迎接着自己的终结。

  ……

  等等!

  刘彦昌?!

  杨戬又看了眼坟墓,没错,这几个字清晰明了,正是“吾夫刘彦昌之墓”……

  这不应该是“吾兄杨戬之墓”吗?

  杨戬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之中。

  他不是死了吗?

  等等,杨戬突然想起来:自己从来就没死过,至于没有法力什么的,不过是自己给自己下的心理暗示而已。

  这也太丢人了吧!

  杨戬趁杨婵发现自己之前赶紧跑回了圣母宫,继续躺在院中晒月亮。

  杨戬:只要我跑得够快,尴尬就追不上我。

  杨戬有个秘密,他曾经以为自己死过。

  这个秘密,将永远只是一个秘密。

【生贺】问心

写在前面的话:

1. @残灯覆又明 迟来的生贺!小鸡生日快乐呀!

2.小鸡生日我写个这种刀糖不定的文到底是生贺还是来添堵的……希望小鸡不要介意啊嘤嘤嘤嘤


  “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你都把我关起来了。”镜子里的杨婵巧笑倩兮。


  杨戬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问问题,”见杨戬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镜中的杨婵也严肃了神色,“你只能说‘是’或者‘不是’,对于不想回答的问题,你可以选择跳过,但不能对我说谎话。”


  “好。”


  杨戬端起茶杯,看着纸上的墨迹渐干,略有些漫不经心的答应了。


  “第一个问题,”杨婵微笑,“你是不是杨戬。”


  “是。”杨戬没有想到杨婵的第一个问题会是这样的,不过这个丫头一贯是最古灵精怪的,会问这样的问题也不是没可能的。


  镜中的景象晃了下,有一闪而过的蓝色光柱入镜,不过片刻,杨婵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又出现在了镜中,伴着潺潺的水声,杨婵第二个问题又飘了过来。


  “我是不是杨婵?”


  杨戬无奈微笑。


  “是。”


  杨婵眨了眨眼,极为狡黠的笑了:“杨婵是不是你三妹?”


  杨戬饮了一口茶,茶已经有些凉了,不过味道依旧很好,他悠悠的答了一声:“是。”


  舒朗的月光透过雕花的窗子洒了进来,整个书房除了镜中透出的流水声,再无杂音。


  杨婵的脸上多了几分挣扎,不过片刻,她直盯盯地看向杨戬。


  “刘彦昌和沉香是不是已经死了?”杨婵不自觉的咬唇。


  沉默许久。


  “跳过这个问题。”


  在杨婵没有看到的地方,茶水将纸上的墨迹模糊,杨戬站起身随手招了个帕子过来,将纸上的茶水一点点的吸干。


  “怎么了?”杨婵的镜子上只有一片漆黑。


  “茶水翻了。”杨戬随口答到。


  “把镜子扶起来嘛。”


  杨婵软软的声音传来。


  “好。”


  镜子又被扶了起来。


  “那我进行下一个问题了。”杨婵看向杨戬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期翼,“你是不是忘记爹娘的事了?”


  杨戬正在擦着洒在桌子上的茶水,听见这个问题,他的动作顿了顿,说:“不是。”


  “那我想我知道上一个问题的答案了。”杨婵的神色略微轻松了一些。


  “你是不是永远不会对你的亲人出死手?”杨婵又问。


  “是。”


  杨戬扔了丝帕向窗边走去,任由舒朗清冷的月光将自己包围。


  “你是不是在害怕我怪你?”


  “是。”


  杨戬的神色里多了几分暗色。


  杨婵将镜子扔出光柱,噗通的一声,镜子掉进了寒潭之中,她看着莹莹的光柱,伸手欲触,却被制止住了。


  “别动光柱,”杨戬的声音隔着一层寒潭,多了几分清冷与低沉,“会受伤的。”


  “那你为什么不把它撤了呢?”


  “跳过这个问题。”


  “好吧。”杨婵坐了下去,她正在试图通过水面找到被她随手扔了的镜子,“你是不是在怪我?”


  水面安静了许久,久到杨婵以为杨戬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了,一个简单的声音才传了出来?


  “是。”


  “你是不是不会原谅我了?”


  “不是。”


  这个问题的答案来的很快。


  “他们……”杨婵又强调了一遍,“我是说彦昌和沉香,是不是可以当个凡人愉快的度过自己的一生?”


  在杨戬没有回答之前,杨婵已经知道了答案,因为他们俩的心思,是一样的。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不怪你?”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不是。”


  “天快亮了,”杨戬神色淡淡,“我要上朝了。”


  “嗯,”杨婵点头,她总是最善解人意的,“去吧。”


  月光渐渐暗了下去,天色暗了起来,黎明之前,总是会有一段最漫长的黑暗。


  


  


  


【段子】假如杨戬变成了向日葵(又名:理科生的挣扎)

写在前面的话:看不懂没关系……这是一个理科生的挣扎,希望没有写错吧。

  1.关于身高

  杨婵你死心吧,你哥我肯定是比你高的。(最常见的向日葵高度是2.5~3米)

  2.关于熬夜

  二哥我真的没有熬夜,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半夜突然把头转过来。(生长素的作用)

  3.关于暗恋

  小表哥我真的不喜欢你,这都是生长素的作用啊,你不要多想。(植物的向光性)

  4.关于种子

  咳,我才没有瓜子呢,我是正经的观赏类向日葵!杨婵!休想吃我的瓜子!!(瓜子是向日葵的种子)

  5.关于微笑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为什么还要愁眉苦脸。

  6.关于光源

  说了多少遍,绿色的光真的不好用,宝莲灯你别对我犯花痴了,我是不会长高的。(叶绿体对于绿色的光源利用效率最低)

  7.关于肥料

  你不要在我的根下撒尿啊死狗!!我自己转化氮肥就够了!!!死开!你这只该死的哮天犬。(尿液中含有大量的氮肥)

  8.关于温度

  我觉得神殿挺好的,真的,一点也不高冷。(只要温度不低于10°向日葵就可正常生长)

  9.关于水分

  三妹你不要哭了,真的,你的眼泪快把我溺死了。(向日葵是耗水量比较多的作物)

  10.关于成熟

  三妹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可以来找你了。不要再哭了啊,乖。(从开花到成熟,春播25~55天,夏播25~40天)

  

玉鼎真人逛街记

  江心的画舫在江中映出柔柔的波光,那飘荡在河上的莲灯也映出了夜色的温柔,江岸的彩灯无数,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

  玉鼎伸手,替杨婵将微坠的簪子扶正,他顺手拍了拍杨婵的头,而后接过了杨婵递给他的花灯。

  与玉鼎微错一步的杨戬也接过了自家妹妹递来的花灯。

  杨婵微笑,一双潋滟的眸子中盛满了星光:“师父、二哥,我刚问啦,这个花灯是凡人们祭祀所用的,说是可以通过这盏灯将思念寄给已逝之人。”

  杨戬拿着花灯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他看向河面,原来每一盏灯,都是一颗思念逝者的心吗?

  “二哥快来嘛!”

  看了眼玉鼎,见师父没有制止自己的意思,杨婵便伸手将杨戬拉到了河边,“二哥别想了,我们也放花灯吧。”

  玉鼎也跟在了二人身后,立在河边,波光粼粼,灯火璀璨。

  杨戬杨婵也不知在花灯上写了什么,两盏挤挤挨挨,颤颤巍巍的灯便顺着河水放出去了。

  “师父你不放吗?”杨婵起身,就看见了玉鼎手上拿着的那盏河灯,笑眯眯的问到。

  玉鼎摇了摇头,他牵挂之人都在自己的身边。

  “好吧。”杨婵眨了眨眼,也不再强求。

  玉鼎左右一看,见无人注意,便将这盏莲灯收回至须弥戒之中。

  三人慢慢走向台阶,打算回到街中央,就在几人打算从台阶上去之时,一位青衣的姑娘自杨戬身边走过,婷婷袅袅的向河边走去。

  杨婵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了一方带着淡淡馨香的锦帕。

  “二哥~”杨婵回身,声音很低,语气中却带了几分戏谑,“窈窕君子,淑女好逑~”

  “别闹!”杨戬一把夺过了杨婵手中的锦帕,大步流星的向河边走去。

  微风传来了二人的声音。

  “姑娘,你的锦帕掉了。”与和杨婵说话时的语气完全不同,此时杨戬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笑意与隐隐的疏离。

  传来的女声却染上了几分娇羞,“多谢公子,敢问公子姓名?”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在下告辞了。”杨戬不欲久留,还了帕子便想告辞。

  “等等,”女子叫住了杨戬,在夜色下,街后的灯光都映入了女子的眼中,女子咬了咬唇,神色中带上了几分羞意与绝决,“公子,这方锦帕并非小女子所有,公子可否保存这方锦帕……日后再还给其主?”

  杨戬眉眼微垂,他本不欲收下这方锦帕,可是看着对面女子坚决的模样,他还是轻轻叹了口气,自女子的手中接过锦帕,点点头,转身向立在街边的二人走去。

  杨婵见杨戬走来,便拉着玉鼎向街中走去。

  路两旁的花灯亮如星火,路中行人如织,在巷尾聚了一群人,“师父那里好像有猜灯谜的,我们去吧~”

  玉鼎顺从的被杨婵拉到巷尾。果然有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围在那里猜灯谜。

  杨婵也凑趣猜了几个,月亮渐渐地爬到了空中,路上的人也少了起来。

  师徒一行便出了城门。

  明月皎洁。

  “二哥~”杨婵眨了眨眼,笑的像只狐狸,“我刚听了一首诗,你想不想听一下?”

  杨戬虽然看出了她神色中的不怀好意,可是仍是挑了挑眉,顺从的问了一句:“什么诗?我倒想听听。”

  “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锦帕寄相思,心知拿了颠倒看,横也是思竖也思~”

  在听了杨婵的调侃后,杨戬本还带着几分笑意的脸色微沉,他静静地看了一眼杨婵,便收回了目光。

  一时,气氛有些尴尬,正在杨婵准备说些什么打破尴尬的时候,玉泉山到了。

  “好了,”玉鼎像是没有发现二人的异常一样,“你们好好休息。”

  “徒儿先告辞了。”

  杨戬大步流星的回到了自己的耳室,杨婵看着杨戬的背影,眨了眨眼,回身,笑容灿烂:“师父我去休息了。”

  玉鼎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主室,打坐。半晌,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两个孩子,没一个让自己省心的。

  玉鼎认命的向洞府外走去,府外,月光明朗,杨婵坐在不远处的断崖上,背影萧瑟。

  玉鼎走到杨婵身边,顺手将自己的外衫解下,披到杨婵身上。

  “怎么了?”玉鼎有些无奈,他取出一方丝帕,递给杨婵,“多大点事儿,怎么还哭了?”

  “我……”杨婵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她的声音里也带上了几分鼻音:“二哥以后也会有心仪的女子对不对……他是不是也会抛下我……”

  玉鼎叹了口气,对于杨婵的问题他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沉默的拍了拍杨婵哭的颤抖的背,低声哄到:“不要哭了……”

  “师父,”杨婵的嗓子有些哑了,“我害怕。”

  “怕什么?”玉鼎微笑,他轻叹了口气,将放在须弥戒中的河灯取出,施法,灯中燃起了橘色的光,他顺手将这盏灯推出,灯便飘飘荡荡的浮在了空中。

  杨婵伸手,将灯召到自己的手边,看着玉鼎淡然的模样,她也略微冷静了些,只是眼泪还在止不住的流。

  “不要哭了,”玉鼎淡定的从杨婵的手上拿过手帕,仔仔细细的替杨婵逝去不断滑落的泪水,叹气,“人总是会有离别的。”

  杨婵闭着眼睛,仰起头,任由玉鼎为自己擦去眼泪:“可是……他是二哥呀。”

  “好了,”玉鼎收回手帕,轻轻的拍了拍杨婵的脑袋,“我知道,他也知道你是他三妹呀。”

  “这是不会改变的。”

  杨婵已经有点明白玉鼎的意思了,可是还是在钻牛角尖,“那二哥今天还为了别人凶我……”

  “那是你们俩的事,”玉鼎起身,看见了一个往林子中躲去的身影,“别躲了,出来吧。”

  一个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正是杨戬。

  “师父。”杨戬行了一礼。

  “行了,既然你已经来了,”玉鼎也不想再留,“你们兄妹两的事我不参合,我走了。”

  “……三妹,”杨戬看着坐在断崖边不愿意理自己的杨婵,有些无奈,“你不要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杨婵刚被哄好,被杨戬这么一说,眼泪又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我就是害怕……”

  “对不起,”杨戬坐在了杨婵身边,他的目光落在了杨婵手中的莲灯之上,“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不是这个,”杨婵摇头,她将花灯扔在一边,用手背擦眼泪,“我……”深呼吸一口气,杨婵摇头,“我没有怪你……”

  “我收下那个帕子是因为,”杨戬抿唇,组织了下语言,“我不想让那个姑娘伤心,她很可爱……”

  “你喜欢她吗?”

  杨戬摇了摇头,他在母亲救出来之前他并没有心思去想那些儿女情长的事情,“我只是觉得……每一颗真心,都值得被珍惜。”

  “嗯。”

  杨婵点头,脸上也有了几分不好意思,“我……对不起……”

  “没事,”杨戬摇头,“三妹。”

  月光皎洁,那盏莲花灯也泛着盈盈的光。

  “如果娘在……就好了……”杨婵有些感慨。

  “是啊,如果娘在,就好了。”

  见两个徒弟终于重修于好,玉鼎轻轻叹了口气,走回洞府。

  “唔……汪……”

  玉鼎看了眼呼呼大睡的黑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傻狗,倒睡的香甜。

  月朗风清,夜色温柔。

  

  

生辰

1.头秃,为什么不能@尧尹……算了,我去评论区手动@好了,哼


2.尧尹生日快乐啊!平安喜乐,健康长寿!


3.不准嫌弃我的渣文笔!哭唧唧。


  司法天神的生辰快到了。可是那过于繁忙的天庭事物,让他实在是分身乏术。


  先是某处又有妖魔作乱,又是王母玉帝脑子抽了要杨戬去操办,自从华山之下的那一瞥之后,杨戬已有两个生日没有见过三妹,与三妹好好相处了。


  神仙的生辰自然是不能按着凡间的时历算的,若是按凡间的实际算……杨戬几乎已经八百多年没有与自家的妹子好好聚聚了。


  有的时候,杨戬也会想,自己出任司法天神究竟图个啥?就连凡间的官员好赖也是有个沐休呢,可他呢?!别说是沐休了,就连好好休息一下都是妄想!


  一天到晚忙的要死,某些神仙一天天的往洞府里一钻,就开始闭关,而他呢?!在别人闭关修行的时候他在满三界的除妖,在别人下凡历劫的时候他在帮玉帝王母筹备出行!


  真是,货比货得扔,神比神得死。


  可是抱怨归抱怨,他仍旧还是穿着那一身银甲,裹着那一身寒霜,冷着脸奔波于事务之上。


  华山早已经热热闹闹的筹办起来了,那漫山的桃花,熙熙攘攘的,带着一种不言而喻的喜悦。


  杨婵看着那些熙熙攘攘的桃花,眉目间不禁流露出了几分喜色,连轴工作了八百多年了,她的好二哥也该休息一下了吧。


  春去冬来,华山上的桃花开了又谢,一年过去了。


  “娘……”从山下游玩的沉香回来了,他先是在圣母宫转了一圈,发现没有见到自己的舅舅,有些意外,“您不是说舅舅肯定会来吗?我好想舅舅啊……”


  “住口!”杨婵一拍桌子,眉间也染上了几分薄怒,“我自有安排!”


  “娘,”这还是沉香第一次见如此生气的杨婵,他咽了口唾液,小心翼翼的扯住了杨婵的袖子,“您冷静……”


  “我冷静不了,”杨婵将自己的袖子从沉香手中取出,不知何时她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银剑,“我得去讨个说法,这他娘的不给我二哥放假算个什么理由嘛!”


  “舅舅忙过这一阵……”


  沉香还待再说,可是杨婵的身影早已向瑶池飞去。


  见状,沉香也不再犹豫,连忙追在了杨婵的身后。


  可是,沉香哪里跟得上杨婵,没过多久,他就已经跟丢了人。


  裹着一身杀伐之气的杨戬正准备回瑶池复命,就见前面有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他连忙追了上去。


  “三妹,怎么了?”杨戬拉住了杨婵的手,轻笑,“怎么那么大的火?”


  “哼!”杨婵也了杨戬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她实在是火大得很,并不想与杨戬说话泄气,更何况不放假未必没有杨戬自己的功劳!


  因为杨戬已来过瑶池多次,所以当值的仙官并未阻止前来的二人。


  二人就这么浩浩汤汤的入了瑶池。


  刚入瑶池,杨婵正准备说话,便被杨戬扯了一下袖子,犹豫半晌,杨婵还是决定让杨戬先交代完公务。


  “不错,”王母满意的点点头,杨戬做事实在是漂亮,她赞许的目光滑向了端立在一旁的杨婵,“三圣母,你可有什么事?”


  杨婵微微一笑,她先是温和的看了眼杨戬,而后,手间银光一闪,剑尖已指上王母的喉头。


  杨婵微笑,语气越发平和温柔:“敢问娘娘,我二哥已经快一千年没有放过假了,您这是何意?”


  “三圣母这又是何意?”王母往后撤了几分,笑容勉强,“有话好商量嘛。”


  杨婵却又是向前进了一步,冷笑:“就连凡间的官员都是有沐休的,独娘娘这里没有!我兄妹相别千年未见,我到要问问娘娘,您这是何意?!”


  王母的目光转向杨戬,只见这杨戬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元神出窍的模样。


  看来这死妹控是指望不上了。王母想通此节,强笑:“本宫这不是打算把司法天神的休假攒到一起一起放嘛,只是现在天庭还未有合适出任司法天神之人,不然本宫早放你们兄妹二人团聚了……”


  正在几人说话间,有仙官的声音响起。


  “华山刘沉香求见……”


  王母眼睛一转,轻轻推开杨婵指在自己喉间的剑:“快宣。”


  “三圣母,”王母微笑,“都说外甥似舅,不若就让沉香来暂替司法天神一职,本宫放杨戬休假,如何?”


  “臣,接旨。”


  这个时候杨戬倒突然回神了,他痛痛快快的赶在杨婵之前接下了王母的旨意。


  “娘、舅舅……”


  刚刚走进来的沉香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副懵懂的模样。


  “咳,”王母轻咳一声,笑容和蔼,“沉香。”


  “诶?”沉香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杨戬,只见杨戬略微后错一步,避开了他期盼的目光;他又将目光投向了立在王母面前的杨婵,只见杨婵的表情有些复杂,可却仍是避开了他的眼神。


  一个天天来烦人的儿子和一个八百年都不见不到好哥哥,不用想都知道杨婵的选择是哪个。


  “咳,”杨婵假咳了一声,她眨眨眼,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沉香,“娘娘说的话你答应就是了……”


  “快起来,”王母扶起了沉香,笑容满面,“你舅舅也许久未休假,本宫想着让你暂代他几天,可好?”


  沉香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杨戬,见杨戬也微微点头,这才朗声应下了王母的要求。


  王母看向杨戬杨婵兄妹二人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深意,她说:“既然你们兄妹放心,那本宫自然是再放心不过的,沉香,”王母又将目光转向了沉香,“日后你若是有什么不会的,还是要多问问你舅舅。”


  “那是自然,”杨戬坦然的点点头,“我总是在的。”


  一副温和至极却又可靠至极的模样。唯有杨婵知道,自家哥哥这副模样很明显是来骗人的。


  杨婵也微微弯了弯眼睛,微笑:“难道娘娘还担心我们撇下沉香跑了不可?”


  “你们退下吧,”王母摇手,她实在不想再看到这对兄妹了:“本宫也乏了。”


  “臣告退,”杨戬牵着杨婵的手离开了瑶池,“愿娘娘保重凤体,多提点提点沉香。”


  “本宫知道,”王母随口应下,“难道本宫还会害了你这宝贝外甥不可?”


  瑶池外,杨戬轻轻拍了拍沉香的肩,微笑:“保重。”


  “保重。”杨婵也跟着拍了拍沉香的肩,语气同样沉重,“冷了记得加衣,热了记得脱衣,娘不在的日子,照顾好自己。”


  “诶?”沉香一头雾水,“我、我知道了……”


  很久很久以后,已经当了几千年司法天神的沉香每当想起在瑶池前的自己时,总是捶胸顿足的恨不得掐死当日的自己。


  “我真傻,真的,”司法天神沉香抬起自己因为公务而熬的没有神采的眼睛来,默默地想着。


  “我单知道舅舅是个‘阴险小人’,算无遗策,会坑神的;我不知道娘也会坑我。我急急忙忙赶到瑶池,应下了王母的请求,那么大一摊子事。舅舅是很会说话的,句句都在理:他说要帮我。我就在天庭任职,搞事,处理公文,出了事了,我叫舅舅,没有应,到华山看,只见桃花开了一山,没有见娘和舅舅了。他们是不到别处玩的,各处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各处去寻。直到任了司法天神,他们才出现。大家都说,行了,你已经是司法天神,不必再麻烦你舅舅了,再过去,果然,他们都叫我认真当着司法天神。我的假期已经全没有了,就连小玉都跑来真君神殿帮我……”


  可是,他只是沉默,说不出责怪的话来,毕竟他的舅舅实在是累了太久了。


  于是,杨戬和杨婵过上了快乐而悠闲生活。


  杨戬每一个凡间的生日,他们都在一处过。


  年年如此,岁岁如此,平淡而安乐,幸福而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