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绿子

凡是打扰我深眠的人都会遭报应的!!

【性转】月华(二)

排雷:性转、重生、骨科


4.

杨婵嗅着桃花的香味醒来。


她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但是具体梦见了什么她却想不起来了。反正恐怕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是上辈子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


她想了片刻,就将注意力从梦中移开。


时光如流水般易逝,也不知小金乌从天空中略过了几个来回。


那些开的繁茂的桃花就凋谢,又不知过了多久华山之上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絮般的白雪。


小金乌飞了又来,一个轮回变过去了。


距离刘彦昌离开,已经过了快有一年了。


5.

这是一个寻常的午后,杨婵沏了一杯清茶,早早的处理完了华山的公文,懒洋洋的坐在树下,享受着悠闲的时光。


杨婵握着从华山下收来的画本,抿了一口茶,又翻过了一页,她极为惬意的叹了口气,这日子,可比上一世在真君神殿时过的舒服多了。


不知何时,如墨的云在天边铺开,杨婵细细的眉舒展开来,只怕是自家哥哥要来了。


杨婵抬头看向天边,果不其然,她家二哥的玄色墨旗被风卷起。


杨婵的目光掠过正装的草头神,掠过哮天犬,而后,她的目光顿住了。


那个立在旗下,一身银铠的女神是谁?!


虽然女神的五官是一如既往地雍容华贵,带着天成的自信与英气,可是再怎么看,这也不是个男人啊!


可是,女神额间的那一抹流云纹已经明晃晃的昭示了来人的身份。


杨婵脸上虽然依旧是云淡风轻的,可是握着书的指节却暴露了她并不算平静的心情。


当然啦,不论是谁发现自己暗恋了半辈子的二哥突然变成二姐恐怕也不会淡定,


“三圣母!”


立在云端的女神气势汹汹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


杨婵眨了眨眼,抬起头。


“你可……”


女神的下半句话顿在了喉间,她皱了皱眉,带着杀气的目光看向了立在一旁的天奴,她说:“敢问我三妹何错之有?”


杨婵也看见了立在一旁的天奴,心里一阵怒意涌上,要不是这个狗东西,自己和二哥也不会走到兵戈相见的那一步。


她随手捻了个法诀,就驾着云飞了上去。


“三妹,”立在云端的女神看向杨婵的目光变得柔软,“你怎么上来了?”


“我……”杨蝉侧过脸,避开了女神的目光,虽然大概知道自家二哥恐怕要变成二姐了,可是直面这一张虽然妍丽却让人一眼就看出是“杨戬”脸还是让杨婵有些尴尬。


不行……


杨婵在心间暗暗提醒自己,不能被看出破绽,于是,她眨了眨眼,好似被伤透了心:“你一年没来看我,一来就是要抓我的?”


“我……”


女神,也就是这个世界的杨戬目光有些尴尬,她似是想要微笑的,可是纠结了半天,却依旧没有笑出来,只是淡淡的移开了目光:“我这不是太忙了。”


杨婵没有错过杨戬的表情,她掩在袖子下的手用力的握起,难道这个世界的自己跟杨戬说了什么吗?


上一世两人如此尴尬的时候还是自己一不小心将心意向杨戬挑明的时候,难道这一世也……


杨婵眨了眨眼,心下暗叹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还是重生的太晚了。如果重生到自己挑明以前,也可徐徐图之的。


不过,只要人还在,一切都好说。


杨婵如此安慰着自己。


不论杨戬是男是女,能陪在她身边的人,只会是她。毕竟他们两是全世界最亲近的人。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杨戬淡淡的移开了目光,“我先走了,神殿还有事。”


杨婵掩在袖子下的手被自己的指甲划破了,她扯出了一抹笑:“好啊,你走吧。”


杨戬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笑的勉强的杨婵。她叹了一口气,将杨婵的手从袖子下拿出。


杨戬将杨婵的手轻轻推开,随着银蓝色的法力流转,杨婵流血的掌心渐渐愈合,她看向杨婵,话中有话的说到:“三妹,你永远是我的妹妹,不要伤害自己。”


“嗯。”


杨婵眨了眨眼,纤长的睫毛如蝶翼般翩跹,她笑了:“我果然最爱你啦。”


而后,杨婵还是顺从心里的指挥,亲亲的吻上了杨戬的脸颊:“你快走吧。”


一触即离的吻轻柔的就像是落在花间的蝶。


在被杨戬推开的前一秒,杨婵离开了,她并不想让自己和杨戬难堪。


6.

在回程的路上天奴一直在想娘娘的计划到底是哪一步出了差错?


不应该啊。


那个转生成刘彦昌的书生再怎么着也能将杨婵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姑娘拿下。除非……


天奴的心思一贯是敏锐的,要不他也不会自那多如牛毛的天奴中脱引而出,成为王母的得力干将。


天奴皱了皱眉,杨婵和杨戬这对姐妹的相处怎么这么怪呢?虽然也可说的上是姐妹情深,但是……


一个有些大胆的想法逐渐成型,姐妹是姐妹,但是是不是情深就不一定了。杨婵看向杨戬的目光可算不上恭敬呢。


真君神殿虽然位于天庭的交通枢纽,可是在杨戬的运作下,这里仍旧是天庭诸仙的避之不及的地方。


“真君,”天奴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既然三圣母无事,那奴就先告退了。”


杨戬并不打算在这里同王母撕破脸。


“走吧。”


“对了,”天奴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您最近最好关注一下三圣母的感情问题,她怕是动了不该有的心思了。”


杨戬的眸色变深,难道……


就在天奴转身施施然打算离开的时候,杨戬猝不及防的出手了。


长兵贯穿了天奴的胸口。


只有死人不会说话。


杨戬冷冷的想到,她和三妹的事不用外人来质疑。


“真君,”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杨戬回头,又是瑶池的人:“娘娘请您去瑶池一趟。”


“带路。”


杨戬跟着天奴走到了瑶池。


“杨戬,”一身华服的王母热络的叫到:“听说你去看三圣母了?”


“是啊,”杨戬这次没有施礼,“臣下一不小心将天奴杀了。”


杨戬口上说着不小心,可是神色里哪有一丝不小心的意思。


“无妨,”王母眨了眨眼,毫不在意的说:“杀了就杀了。不过是个天奴而已。”


“谢娘娘海涵。”杨戬面无表情的说:“臣下本不欲如此,可这天奴实在是管的太宽了。”


“他既惹你不开心了,”王母给杨戬倒了一杯酒,淡淡的说:“杀了便是。”


杨戬接过酒杯,啜了一口:“没有下次。”


“那是自然。”


王母脸上的笑意加深:“蟠桃会召开在即,我看三圣母心思缜密,此次蟠桃会就由她来主办如何?”


“是。”


杨戬毕恭毕敬的退出了瑶池,可是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无从得知了。


7.

“将军。”


杨戬回到了真君神殿,她懒洋洋的坐在神座上,看着向自己来回报消息的暗卫。


“怎么了?甲六?”


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响在了大殿之上。甲部是她手下私兵中能力最强的一个部,也是她安排在杨婵身边保护杨婵的一个部。


“三小姐并未对刘彦昌动心。”甲六淡淡的汇报了他观察得出的结论,他看了一眼自己追随的主人,虽然是个女子,但是主人的能力心计却比大部分男人强多了。


“一点也没有吗?”杨戬扶住额头,有些头痛,自家妹妹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对她抱了不该有的心思,倘若不是她授意,别说一个刘彦昌,就是十个刘彦昌也无法与杨婵近距离接触,更别说共诉衷肠什么的了。


杨戬有些头痛的眨了眨眼睛,浓密纤长如鸦羽般的睫毛在她的脸上打下了淡淡的阴影。她叹了口气,明灭的烛光在她的眼里落下了璀璨的星光:“她若不愿意……就算了,顺其自然吧。”


反正,在杨婵想通之前她是不会去华山的。


“你退下吧。”


杨戬摆了摆手,有些无力的说到。


甲六默默的浸入了黑暗之中。


大殿上一片安静,只有明灭的烛光在不断的跳跃,为这个寂寥的宫殿添上了几分人气。


“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杨戬抬头,看见了一抹白色的身影,也不知道那个影子在那里站了多久了,竟然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没怎么。”


杨戬整理好心情,又是不可一世的司法天神的模样。


来人自阴影下走出,那是一个天生就会吸引人目光的人,当他走出黑暗后,那一席白衣的存在感就变的极强。


乌发雪肤,那妍丽的长相在他那清冷孤高的气质下竟丝毫不显娘气,他落在杨戬身上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暖意,就是这几分暖意给他添上了几分烟火气,他淡淡的笑了:“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嘛。”


“没事,”杨戬避开了来人的目光,“我挺好的,常曦。”


“那——让我猜猜,”常曦刻意拖长的声音带上了几分了然,“能让你如此头疼的事,除了杨婵应该没有别的了吧?她——向你告白了?”


“你怎么知道?!”杨戬有些意外,她的脸色难看了几分,杀个天奴还可以算是对王母的试探和挑衅,她告诉王母自己的底线,王母聪明自然不会再向三妹出手。


可是如果对月宫之主、太阴星君常曦出手那就是不知好歹了。更何况,这常曦也算上的是他在天庭少有的说的来的好友了。


“我怎么不知道,”常曦挑了挑眉,淡淡的笑了,“我又不瞎。”


“好吧。”杨戬熄了动手的心,“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与你无关。


杨戬发现自己说的太过绝情,硬生生改口了:“你不用替我头疼。”


“不如这样吧。”


不知什么时候,常曦已经走到了杨戬的案几前,他凑到杨戬的耳边,小声的说到:“让她爱上我不就好了?”


“不行。”杨戬想都没想,一口否决,她这老友的性格实在是太过恶劣,让他和三妹近距离接触?想都别想。


“你在怕什么?”常曦凑了上去,他看着面前人白净的脖子、小巧的耳垂,眸色愈发暗沉,不过声音里却是一如既往地平静,“你又不喜欢她。”


“你在说什么?”杨戬把自己从常曦的掌控中解救出来,看着面前人还是一幅不懂的模样,她叹了口气:“她是糊涂了点,可再怎么也是我妹妹啊。”


“好吧。”常曦退后,他三步并两步的自高高的台阶上跳了下去,“既然你不想我插手你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不过我听说下届蟠桃会王母让杨婵主办?”


“是的,”杨戬点头。“还要麻烦你们月宫多帮衬帮衬她了。”


“那是自然,”常曦点头答应的十分爽快,“毕竟她是你妹妹。”


“多谢。”


【性转】月华(一)

排雷:性转、重生、骨科

cp:日天日地女战神二姐×重生前司法天神三妹

排雷:性转、重生、骨科

cp:日天日地女战神二姐×重生前司法天神三妹

排雷:性转、重生、骨科

cp:日天日地女战神二姐×重生前司法天神三妹

排雷:性转、重生、骨科

cp:日天日地女战神二姐×重生前司法天神三妹

排雷:性转、重生、骨科

cp:日天日地女战神二姐×重生前司法天神三妹

如果你们相信阿粥的故事,就往下看吧。

1.

在一片如火似霞的桃花林中,蓝衫的书生目光深情的看向白衣的女神:“三圣母,我心悦你……”

被称为三圣母的女子眉目清秀,有些怔忪的看向书生:“刘彦昌……你……”

刘彦昌垂下眼帘,掩住眼底的不屑,他并不爱面前的神女,可是为了扳倒司法天神杨戬,作为王母心腹的他只能出此下策,勾引三圣母杨婵,令其违反天条,从而……

虽然刘彦昌对杨婵不屑一顾,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姑娘被她的姐姐杨戬保护的很好,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计划比他想象的顺利多了。

刘彦昌的心思千转百回,可是面上却依旧是一幅深情款款的模样:“我心悦你,你意下如何?”

按照刘彦昌的计划,这次告白之后两人就成婚,待杨婵产仙凡之子,无论杨戬再怎么七窍玲珑,也无法逃过一个治家不严、执法不力的罪名。

倘若杨戬真的依法处置杨婵和杨婵所产的妖孽,也免不了同室操戈的局面。

据王母娘娘在真君神殿所安插的钉子所言,杨戬最近正处于功法将成的关键阶段,倘若二人起了摩擦,必将影响杨戬的心境,倘若她能就此……也是极好的。

可是出乎刘彦昌意料,杨婵眨了眨眼,却是极为缓慢而坚决的拒绝了他:“彦昌,你我仙凡有别,倘若……你会被我哥哥杀掉的……”

哥哥?

刘彦昌淡定的忽视了杨婵的口误,向前一步,握住杨婵的手:“我不怕。”

“不行,”杨婵分明也十分纠结,她将手自刘彦昌的手中抽出,“我不能害了你。我送你离开。”

刘彦昌看着杨婵的脸上闪过的纠结与不舍,心下一阵得意,这杨婵只怕是对自己情根深种了,再往前走只会惹人生厌,还不如以退为进,如此想着,他说:“既然如此……三圣母,我也不会让你为难,我走就是了……”

“嗯,”杨婵背过身,留下了一个决绝的背影:“你走吧。”

“好,”刘彦昌的嗓子梗了,虽然他的心底毫无波澜,可是面上却依然是深情一片:“我走。”

杨婵目送着刘彦昌三步一停的走下了华山,心里长吁一口气,她终于把刘彦送走了,自家哥哥应该不会再一次走上自取灭亡的道路了吧。

2.

杨婵摸了摸路边开的茂盛的桃树,慢慢悠悠的走回了久违的圣母祠。

这座简单却不简陋的圣母祠自她在上一世出任司法天神之位之后,就被赶着巴结她的神仙修葺一新。

而自家哥哥的存在也……

她摇了摇头,将上一世那些血色的记忆掩去。

幸好……她还是回来了。

虽然刚一回来就看见了对自己献殷勤的刘彦昌。

回到自己的房间,杨婵突然感到了久违的困意。

既然困了,那就睡吧。

杨婵拉开软软的被褥,嗅着房内淡淡的清香,进入了梦乡。

3.

深色的大殿上点着点点方烛,摇曳的火光却并未给大殿上添上几分生气。

“求求你,”一个男人狼狈的跪在殿前,流了一脸的眼泪鼻涕将他勉强看的过去的外貌掩盖,“饶了我吧,三娘,我并不是故意的……”

“你……”白衣的女神自高高的神座走下,“不是故意的?”

刻意拉长的尾音昭示了女神并不算太好的心情,“那我放在密室的公文又是如何跑到瑶池的?这也好意思说不是故意的?”

“求求你,三圣母,”男子哭求到,“看在我是沉香父亲的份上饶我一命吧……”

“你也配提沉香?”女神气急踢了男子一脚,“你三番两次的将他置于险地的时候可曾想过你是他的父亲?”

“甲六,”女神侧过头,“把他带下去……”

“是。”

一袭黑衣的暗卫出现在了大殿之上。

“三圣母!”男子在被暗卫拖下去的途中还在哀求,见自己没有活命的可能,他似是豁出去了,“你如此不恋旧情,必将步杨戬的老路!你会后悔的!!”

随着男子的话语,大殿之内的烛火竟齐刷刷的亮了。

“后悔?”女神走上神座,坐了下去,即使烛光已经够亮了,可是神座却依旧在阴影之下幽幽的话语间有着无限的深情,“刘彦昌,我告诉你,我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你,竟然害得二哥……”

男子愣住了,他似是没有想到:“杨婵,你竟……”

一道法力流过,男子的胸口被贯穿了一个大洞。

“你们是兄妹啊……”

随着法力的流过,男子的存在如烟般飘散。

神殿大厅一派安静。

“甲六,”女神的声音有些颤抖,“刚才……”

“属下只是奉将军之命保护您,”暗卫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无情,“除此之外属下什么都不知道。”

“奉二哥之命吗?”女神的脸上多了几分疲惫,“你退下吧。”

“是。”

暗卫悄无声息的遁到了黑暗之中。

白衣的女神走下了高高在上的神座,慢慢的走到了正殿外的那一片空地上。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轮占了大半个天空的月亮,清冷皎洁的光自那座琉璃一般的宫殿中发出。

女神抬头,看向月宫,自从她接了自家二哥的司法天神之位般到这座清冷的真君神殿之后就爱上了望月这项活动。

直到她坐上神座,她才发现这个司法天神似乎和她在华山之时想的不太一样。

这个位子,似乎并不完全意味着荣耀,更意味着责任与忍耐。

天知道她在上朝的时候多少次想将天条的真相说出去,还二哥一个清白。让众仙知道,他们所奉若瑰宝的天条和他们所嗤之以鼻的杨戬之间的关系。

那那个时候,他们的反应一定很有趣。

可是,不行。

倘若天条的真相说了出去,那天条的权威又由谁来保证,她只能权衡。

这一权衡,就是那无数的漫长岁月。

她也渐渐的熄灭为二哥平反的心了。

因为,人哪怕成了神,也都总是健忘的。关于小人杨戬的话题渐渐被权臣杨婵所掩盖。

再到后来,在杨婵踏上了权利的顶峰的时候,已经没有人知道,三圣母杨婵、司法天神杨婵,竟然还是有一个哥哥的。

杨戬已被众人遗忘。

没必要了,这一切都没必要了。不论是她那没必要的补救,还是她那不存于世的爱恋。

杨戬所需要的从来都不是众人的理解或者她那有违伦理的爱恋。

严格遵守占一次tag发一篇文的习惯。


我要闭关了。


不论再怎么鞭尸我,我也不会诈尸了。


最近实在太忙。


各位……再见。


渡河

  楔子


  万物皆有灵,有灵者而为神。


  1.


  杨戬跌跌撞撞的自瑶池飞出,驾着的云也已经有些散了,那亘古不变的天庭此时已到达了长达半年的极夜。


  一昼一夜及为一日,神仙的寿命与凡人不同,神仙的昼夜,自然也是与凡人不同的了。


  半年为昼,半年为夜。


  众神也知道,黑漆漆光秃秃的夜自然是比不上带着阳光与流云的日的,于是,便有一个天才一般的神提出了一个意见,何不将银河水放出,这样的夜,既凉快,又美丽。


  不知不觉间,杨戬竟然行到了天河的正中间,那自开口处奔腾而泄的银河水到此处已然变的缓慢,不远处的广寒宫依旧散发着清冷皎洁的光,莹莹的银河水也泛出淡淡的光泽。


  杨戬落在了河边的云上,那柔软的云朵一有人落上就变成汉白玉般的材质,既不柔软,也不暖和。


  冰凉的寒气自银河水中散逸而出,这些微的冷意趁着酒意更让人迷醉。


  杨戬立在河边,看着缓慢奔腾的银河水,神色未定,出任司法天神,本为权宜之计,可是他究竟能否救出母亲,能否把母亲还给三妹呢?这都是一个未知数。


  远远的,传来仙娥的歌声,飘渺而又无所踪。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


  飘渺的歌声忽远忽近,哀婉凄怨,似乎就在耳边回响一样……


  不对!


  杨戬睁开了眼睛,那十分的醉意瞬间去了七分,可是面上仍是一副醉意朦胧的模样。


  “你是谁?”


  杨戬所见,却是一个朦胧的影子,这个朦胧的身影藏在云雾中,即使是用天眼所看,仍是如此。


  “你是谁?”那影子歪了歪头,却是说出了与杨戬同样的话,就连声音里的停顿与醉意也是一模一样的。


  “我是杨戬。”


  “我是杨戬。”


  影子有一句学一句的说到。


  虽然杨戬看不清影子的模样,可是他已然确认,这个影子不过一个刚生成的灵体而已。


  2.


  由于一种没来由的驱使,杨戬带走了那个刚刚生成的灵体。


  那个灵体懵懵懂懂的,什么也不明白,就连自己的形态都没有,像是一张白纸。


  “我回来了。”


  杨戬下朝,微笑着摸上了灵体的头,那也许是头吧,因为现在的灵体不过是一团朦胧的雾气而已。


  “我回来了。”


  灵体说。


  “不是我,”杨戬卸下了身上的银甲,换上了那身自己最喜欢的白色常服,轻笑,“这种时候,你应该说,你回来了。”


  “你?”


  灵体并不能很好的分清楚你和我的区别,他不过是一张白纸,懵懂如幼童。


  杨戬点点头,便坐在了书案边,那增长的文书并不会因为他去上朝而不变。


  有没有烛火并不会对神仙的视野有什么限制,可是这是他三妹杨莲送上来的烛灯,杨戬还是习惯在处理公文的时候点上一支。


  因为三妹说,烛火若是没了,她就会上来为她的二哥补上。是此,不论是不是需要,杨戬都会点上一支烛。


  3.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天庭也不知道过去了几个昼夜,这个灵体仍然没有学会说话,不过杨戬也不急,神仙的生命是近乎无限的,他有的是时间。


  为什么要留下这个灵体,杨戬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太寂寞了吧。


  真君神殿位于整个天庭最为孤寒的地方,这银色与黑色的府邸也与其它那些或庄严、或光明的宫殿格格不入,自然也是不会有人愿意来的。


  杨莲虽愿意来此,可是,身为华山之主的她却也不能总是放下凡间之事来此。


  于是,来来往往,这里常留也只有杨戬和这个什么也不明白的灵体。


  4.


  杨戬放下笔,将改了一半的天条放进密室,走出去,就看见软软的一团烟雾在门外团成了一团。


  他轻轻拍了拍烟雾,轻笑:“我出来了。”


  “我出来了。”


  灵体仍然不会说话,他依旧分不清你我的区别。可是,对于杨戬来说,这不重要,他只需要有谁陪着他,陪着他的到底是不是人,这不重要。


  杨戬轻轻的张开手,任由灵体挂在他的手上,他的手很好看,纤长而又不女气,带着常年写字所磨的茧子。


  5.


  杨戬去了华山,天崩地裂。


  没有人知道,他亲手将与他相依为命的三妹压到山底的时候在想着什么。他依旧是冷着脸回到了更为寒冷的真君神殿。


  等着考验他的神仙满意了,这确实是一个为了权势可以将自己亲妹妹处理的神仙。


  等着看热闹的神仙满意了,这确实是一个没有心到可以将自己亲外甥杀死的神仙。


  6.


  杨戬坐在书案前,灵体像是没有感应到杨戬的心情似的凑了上来,它弥散开来,缠住了杨戬的手。


  “我很难过。”杨戬抽回了手。


  “我很难过。”灵体有样学样,它根本不能理解杨戬所说之话的意思。


  “不要烦我。”


  “不要烦我。”


  舒朗的月光照下来,只能照到那一团朦胧的灵体。杨戬却是隐在那黑暗之中。


  7.


  日子还是一天天过去了,一贯冷清的真君神殿也渐渐的热闹了起来,偶尔会有一个俊俏酷似杨戬的少年带着一把小斧头过来闹。


  偶尔会有一个绿衣服的小姑娘过来玩,这些都与灵体没什么关系。


  它依旧是一副烟的模样,沉默的像一个影子。


  后来,这里住进来了另一个灵体。


  龙四总是很虚弱的,她无法离开定魂鼎太久,而灵体却下意识的不愿意进入密室。于是,在这三个昼夜中,灵体只弄明白了什么是你、什么是我。


  8.


  这又是一个极昼,杨戬将灵体放入了衣袖中,驾着云行到了银河中段,银河水清,荧光微荡。


  杨戬将灵体放到河畔,摸头,轻笑:“我要走了。”


  回到银河边的灵体又变成了那个模糊的影子,它伸出手,轻轻的拉住杨戬的袖子:“我要走了。”


  “是你,”杨戬下意识的纠正到,“而不是我。”


  “你要走了?”


  灵体终于分清了什么是你,什么是我。


  杨戬点头,最后看了灵体一眼,微笑:“是的,我要走了。”


  远远,有仙娥的歌声响起,飘渺而又无所踪。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


  9.


  杨戬渡过了银河,飞向华山。


  10.


  万物皆有灵,有灵者而为神。


  “杨戬终于死了!”


  “是呀是呀,他终于死了!”


  有过路的仙娥聊着天庭上层的八卦,虽然他们根本不明白杨戬死了到底意味着什么,可是,她们仍然乐意见到比自己厉害的神死去。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有仙娥岔开话题,“你们知道不,银河终于有灵了!”


  “有灵又怎么了?”有仙娥不屑地撇撇嘴,“它连个话都说不明白,只会说一句‘你回来了’,你说它能干嘛?”


掉粉宣言

关于那个傻逼老子也不想说了

不想关注我的趁早取关拉倒

毕竟老子写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早掉完粉早删号

日哦

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问题是

信他还是信我

你们可要擦亮眼睛,别被白莲花空舟给骗了

反正空舟不是什么好东西,每次联文也都是来恶心人的。

好了,各位,要取关趁早。

空舟在此庆祝你们脱离苦海。

@如梦之梦 我在这里。

一之一

杨戬曾经很喜欢看水缸里的鱼,那还是他十三岁的某个下午,细碎的光影通过树叶射了下来,水缸里的鱼儿便在光影间游荡。

杨戬把手伸进了微凉的水中,那只鱼儿躲闪不及,傻傻的撞上了他的手心,而后又飞速离开。

那个时候,杨戬就在想,这只傻鱼儿知不知道鱼缸之外,还有一个世界,一个干燥的、没有水的世界?

这样想着,杨戬便把水缸里的那条鱼捞了出来。果不其然,那条鱼离了水后就开始飞速挣扎,劲道之大,让杨戬都抓不住它。

噗通一声,鱼儿又跃回了水缸之中。

杨戬趴到缸边,又开始好奇,这只鱼儿会怎么想自己刚才的经历呢?

现在的鱼儿,还有水缸可以盛着它,若是水缸碎了,没水了,又该怎么办?

一之二

杨戬和他的妹妹杨婵躺在草地上,看着太阳在流云中穿行。浅淡的青草香萦绕在二人的鼻尖。

“二哥,”杨婵翻了个身,躺到杨戬怀中,“你说云层上面有什么啊?”

“不知道。”杨戬看着天空上的流云,其中一只长的像鱼一样的云朵吸引了他的注意,“三妹,你说那朵云像不像小青啊?”

小青,就是他们家水缸里养着的那条鱼。

“诶?”

杨婵的眼睛亮了,“那朵云确实好像小青啊!”

杨戬不说话了,和煦的阳光,暖暖的微风,实在是让他有点想睡觉。

“我若是什么时候能像云一样自由就好了。”

杨戬这样想着,便渐渐陷入了深眠,梦里什么都没有,唯有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感,让他着迷。

二之一

漫无目的的时光总是最难记住的,杨戬没有记住,这样悠闲的日子又过了多久。

美好的时光结束了。

他的生命,自此便划成了两个阶段。

二之二

滚滚的浓烟自那平凡的小屋中冒出。

贤惠温婉的母亲也第一次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攻击性,金色的铠甲,银剑上闪烁着的光华带着沉沉的杀意。

可是,那锐利的杀气还是没能保护住她所想保护的丈夫、孩子。

除了杨戬,杨家,全灭。

在杨戬离开杨府的时候,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窗下。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破碎的水缸之上,水流了一地,小青也变得奄奄一息,似是感受到杨戬的目光,小青的尾巴略微的抽动了一下。

原来,离开了水,只能死么?

三之一

杨戬被一个自称是西王母的男人捡走了,在他醒来的时候,西王母的手正放在他的天眼之上。

杨戬沉默的任由西王母的手划过自己的天眼。

“你想报仇吗?”

杨戬先是摇了摇头,而后又点了点头。

西王母站了起来,背着手看向天边,“你的仇人是玉帝,他是三界共主。你害怕吗?”

杨戬突然想起来那只被自己从水中拿出来的小青,他又想起来那只在水泊中奄奄一息的小青。

现在,缸已经破了,捉鱼的手已经来了,似乎除了死亡,鱼儿再没有别的命运了。

三之二

“怕,”少年清越的声音中还带着几分稚嫩,“可是,我更怕我报不了仇。”

“好孩子。”

西王母看向杨戬的目光很是欣慰,他的手又不自觉的抚上了杨戬的天眼。

“他是三界之内唯一的主人,”西王母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压抑的狂热,“所以,拥有天眼的你,必须要超脱三界之外才可以有着与他一战的资本。”

“三界之外有什么?”

这一次,杨戬躲开了西王母的手。

“我不知道,”西王母说,“我只知道,三界之外,有着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

原来,一只鱼是无法向另外一只鱼解释水外面的世界么?

杨戬想。

三之三

西王母替他找来了名师,替他找来了机遇。一场封神之战,让整个三界知道了玉帝有个惊艳才绝的外甥——杨戬。

不久,封神到来。

玉帝的投影映在古朴苍凉的封神台之上,杨戬在看见那抹投影的一瞬间,就明白了现在的他,是绝对无法对付玉帝的。

于是,他早早的退出了封神大典,回到了自己的道场。

“现在的我还做不到。”

杨戬直接了当的对西王母解释到。

水里的鱼,是怎么也不可能理解并且敌过岸边的人的。

四之一

杨戬并没有感到愧疚,西王母也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特殊的情绪。

杨戬从来不怕死,但是,他只怕,死了仍不能复仇。

就像小青,到死也只能在空气中挣扎。

必要的时候,杨戬可以牺牲一切可牺牲的。

西王母也是。

恨的力量有的时候会让人变得不像人。

四之二

天庭向杨戬抛出了绣球。

杨戬也接住了它。

孙悟空。

便是杨戬与天庭“和解”的一个契机。

四之三

杨戬出任了司法天神。

谨遵天条处理罪仙。

渐渐地,杨戬发现了一件事,凡是遵守天条而处理的神仙,无论褒贬,均会有一部分法力被坐在神台之上的二尊削走。

原来,鱼儿赖以生存的水,竟是让捕手壮大的一个原因吗?

四之四

杨戬决定要改天条,一个合格的天条,首先需要的就是众人信服。

西王母决定变成杨婵,他依照着杨戬的模样变成了女体。

看着西王母所变出来的清丽外貌,杨戬有几分恍惚,他不自觉的抚上西王母所变出来的那张脸,低声:“幸好,你不是三妹。”

“不,”温婉的女声轻轻否认了杨戬的话,“我是。”

他走上前,抱住了杨戬的胳膊,微笑:“二哥,你可只有我这一个妹妹呀,你要是因为妹妹私嫁而把妹妹伤害了的话,妹妹会很伤心的。”

五之一

司法天神杨戬的妹妹杨婵温婉大方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九州四海,就连那最为清高的月宫仙子嫦娥也成了杨婵的闺中密友。

不久,杨婵出任了华岳三圣母。

渐渐地,她也开始与杨戬生疏了起来。

甚至于,她自己就违反了杨戬所守护了千年的天条。

五之二

杨戬将西王母压在了华山之底,现在需要的就是新天条和沉香的长大。

西王母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块五彩石,据他所说,这是他的心。

不过,若是不能复仇,要心又有什么用呢?

鱼儿已经发现离开水的办法了,那么,距离捕手的噩梦,还远么?

五之三

杨戬培养着、近乎纵容的看着沉香这个孩子逐渐长大,他略带欣慰的看着这个的孩子的眸中逐渐褪去了稚嫩,染上了成熟。

终于,到华山了,天条的成败便在此一举了。

五之四

在沉香的来天神斧劈向杨戬的一瞬间,华山的天条似乎有了动作。

可是,这偶发的胎动并不能代表什么。

迟迟未飞的天条似乎一点点的被旧天条所磨灭了。

难道,鱼儿,是真的无法离开水的吗?

五之五

终于,华山异动。

新天条的光辉照耀了整个天界。

只是,三圣母杨婵以身殉道。

沉香的那一斧子也终于砍向了恶贯满盈的杨戬。

六之一

杨戬借由开天神斧的力量离开了这个三界,他终于与玉帝王母站到了同一位置。

新天条为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法力。

他拿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缓缓地走向了玉帝王母。

“杨戬!我若是死了,”玉帝色厉俱茬的喝住杨戬,“三界之内所有的鬼神将会不复存在!”

杨戬冷笑,手中的利刃已经划过了玉帝的喉间:“世人与我何干?”

玉帝的尸体很快变散做澧粉,消失在了这天地之外。

杨戬拿刀的手微顿,他没想到,他心心念念的这件事,竟然还不如杀一只鸡困难。

杨戬一步步的走向王母,他的刀尖已经抵在了王母的胸前,他轻轻叹了口气:“我本是不想杀你的,可是,西王母非要让我杀你,那就……”

杨戬微笑,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他说:“永别。”

不知何处起风了,这里的一切都化作飞灰。

六之二

杨戬看着这空旷的空间,这里除了他,便什么都没有了,他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也不知何时丢到何处了。

他看着这空旷的一切,突然感受到了一阵极为深远的困意。

于是,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深眠之中。

六之三

杨戬做梦了,他梦见了那只早就该死去的小青。小青在深色的水缸里游着,天空上大片大片的云彩倒映在水中,小青游在水里,就好似游在天上一般,自由而又惬意。

杨戬在水缸外面看着,却仿佛待在水中,小青在水缸里面游着,却仿佛行在云间。

水外,水内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占tag道歉】一些废话

想说点什么呢。

想说点什么呢?

好像没什么好说呀。

毕竟人生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jiàn 人”,第一次被人问候亲人,第一次被说心机带节凑都被慎同学给打破了呢。

就这样,我该如何去接受道歉呢?【托腮】

阿粥其实最近一直在闭关,没成想,为了吃口瓜,把乐乎删了又下。

呵呵。

其实在某位朋友第一次跟我吵起来之后,我就已经决定忽视他了,结果谁知道这位朋友竟然直接跳脚了。

在这位朋友跳脚之后,大家一直在劝我冷静,于是我冷静了。

第二天,这位朋友又不知道受了哪里的委屈,跑到群里来diss焦粉。

这种操作有点略骚啊。

你跑到主焦版杨戬的群里来diss焦粉,是不是有点ky呢?

后来,大家实在聊不来,那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吧。毕竟你我都是杨戬的粉,不论是神话粉还是剧粉,都是杨戬的粉吧。

即使我永远不会再与您有什么交集,但是仍然希望,提起来仍是同好。

戬受戬攻其实我是不那么在意的,毕竟只要文章写的好,没有cp吃不了。

更何况,就您在群里的表现,怎么看都是位极端攻党,那么,即使我不会再看您的文,也会感到高兴的。

毕竟优质的攻党文其实还是少了些。

后来您写了一篇什么样的文,我想大家都有目共睹吧。

我不是来批评您文章的内容,毕竟我没有看,我确信您和我三观不合。

只是您这个标题起的是不是有些恶心人了,幻魂月华太太在群里的昵称是月华我想您也不是不知道吧?

也许您要说这是个巧合,可是您在文前做个预警就有那么困难吗?

嗯?

好了,我絮絮叨叨也说了这么多了,想必大家也都烦了吧,鞠躬,道歉。

还有,我希望您在日后吵架的时候莫要再提我了,好吗?

毕竟阿粥只是一只小猫咪啊,爱护阿粥,从你我做起。

以及这只是空舟的个人行为,与教会无关,请您不要打扰别人。

祝您 @清昱灵昭 前程似锦。

空舟上。

【随笔】再会

向我告别吧,

如果你爱我的话,

请在我消失之前向我告别。

来找我吧,

如果你爱我的话,

请在太阳落山之前找到我。

我相信我们会再次遇见,

在落雪之前的那个夜晚,

有着星火和梦和你。

【文艺时间结束啦】

阿粥要去闭关啦,等我练成神功就会回来啦。

请别忘记我呀。

再会。

今天穿这件

今天穿这件